创写班
23
2021
06

创意写作学术研究的兴起及中国经验

在第六届创意写作国际论坛上,上海大学的许道军老师不断发问,不再像往日介绍写作工坊时表现得自信幽默,那些小得意变成了惆怅。我们随着许道军老师的发问也不由得问:这是创意写作本身面对的问题?还是在中国创意写作面对的问题?抑或是中国创意写作面对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感谢许道军老师梳理了创意写作教育者今天面对的困惑,也许我们可以期待再过2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中,创意写作依然有人思考,有人知晓,有人质疑。

许道军,上海大学中文系副主任,创意写作硕士研究生导师。出版专著《创意写作》《故事工坊》《中国现代历史小说类型研究》三部,另有《城市时代的诗歌与诗学》《复盘:创意写作十五堂课》《作为学术科目的创意写作研究》(译著)即出。主编《大学创意写作》《创意写作教程》两部。今年致力于创意写作学科建设和写作教学教法研究,开设“故事创意”“诗歌美文写作”等线上线下课程多门,《人民日报》《北京日报》等媒体有相关报道。

01    创意写作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无论是在英美国家还是从世界范围来看,创意写作都处于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在学术领域,创意写作一直是文科学科里的异类,百多年来合法性总受到怀疑,每隔20年就会有一次比较大的争论,即关于——创意写作能不能培养作家,如果能培养作家,作家为什么要这样教。

即使创意写作教学是成功的,我们依旧对它信心不足,我们没有学术和理论能进行解释。

当下,研究创意写作还具有一个紧迫性,就是创意写作面临着外部和内部的困难。外部困难来自一个机会,2016年创意写作进入了教育部的专业目录,作为一个独立的二级学科被很多高校当作中文系学生专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可去年创意写作又遇到了一个挑战,这个挑战就是它无论作为专业还是作为学科都要给自己作出一个说明梳理,为什么作为一个专业是成立的,为什么作为一个学科是必要的。如果说不清楚,教育部就会认为它没有存在的必要,有可能把它从既有的目录里赶走。

同时,内部也有困难。到目前为止创意写作始终没有说清楚自己的内涵和外延,也没有说清过去和勾画未来,创意写作好像什么都是,又好像什么都不是。

如果一个学科、一个专业什么都是,那结果一定是溃散;如果说不清楚内涵和外延,那么它一定会支离破碎。

比如,清华大学的《写作与沟通》课程,将创意写作的理解狭窄化,当成一个普通的写作课来对待,认为创意写作就是纯文学创作。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创意写作被一些高校娇生惯养起来又回到以前文学课的老路上去。当然,还有迁就流俗的,仅仅从创意上理解创意写作,认为创意写作就是点子写作,特别有想象力的写作,这是一种将创意写作妖魔化、小丑化的一种现象。

所以我们必须要从学术、理论上来证明创意写作是跟中国现代文学、古代文学一样是有学科方法和学科要求的。

02    创意写作的特殊结构属性

第一,他有特殊的发展模式。我们发现国外创意写作,无论英,还是澳大利亚,每个国家发展创意写作的目标都不一样,这未必是一件好事。这样就显得学科涣散,目标不集中。

第二,重实践轻理论,有学科无学术。很多人认为只要写作作品就可以,但实际上,实践如果不能从理论上得到说明就有可能是个别现象。另外,创意写作自身的研究方面,也存在着很大的局限,学科意识淡薄,研究领域单一。创意写作是一个跨学科的领域(写作学、心理学、创意学、教育学等,他的本质是教育学),这就导致学术定位模糊。

到目前为止,谈创意写作所使用的术语都是借用现有理论,创意写作没有自己的核心术语和方法,同时也缺乏长时段、全球化、跨学科的视野,比如,中国的创意写作学科就没有纳入到全球范围之内。

因此,研究创意写作应该或者可能包括这些部分:

第一,要在本体论上进行说明,什么是创意写作,学科目标是什么,与母语、文学写作有什么关系,到底要培养什么,是培养作品还是培养作家或者培养创造力等等;

第二,它的发生发展论,从哪里来,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发展;

第三,创意写作作为教育学怎么教,作为写作学怎么样写,有哪些规律可以去发现,哪些经验教训可以去获得。

要重点研究创作技巧与创意思维在创作中的应用,一般包括这两部分:

第一,文学创作技巧,这一块目前来说是比较充分的,人民大学成果绝大部分都是创作技巧研究。

第二,创意学科方法应该怎么教?每一个学科都有独门的方法,这个方法是什么;创意写作应该怎么研究自身,研究方向在哪?

03    中国创意写作的三个时期

第一,新文化运动民国时期的研究,这个时候是白话文推广和进步主义的理念教育。

第二,新世纪后的教育。从民国到新世纪中间有很多年,我跳过去了,这期间其实也有很多经验,但是以“土办法”居多。2005年以前的研究,多是从写作、修辞学,或者是一般的写作教育入手。大家还没有充分意识到创意写作与传统写作的区别。

第三,在2005年研究有很大变化,体现在四个方面:

1.理论引进与翻译

2.学科探索与规划

3.学科实践

4.本土经验与创作资源发掘工作已经开始

中国创意写作当下的实践与研究大致有复旦大学和上海大学两个路径。复旦大学创意写作的学科目标就是培养文学作家,当然也包括文学审美教育,培养优质阅读者;上海大学则认为创意写作是面向文化创意产业的写作,学科目标是为文化创意产业各个环节培养有创新创意与创作能力的人才。“211”以下的全国大学更多走的是第二个路径。

(来源:创意写作少年班/作者:许道军)

责任编辑:文禾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创写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