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27
2022
06

作家班的几个关键词

遥想当年,我们的课程里有一门是同学作品研读,这里的研读是幌子,是由头,目的在于批评,通俗地讲,就是“发动群众斗群众”,而且本班群众斗争意识丰盈,无须老师发动,摊子一铺开,斗争张口就来。我记得研读班长张楚的小说时,张班长顺路带来了斯继东兄,继东兄也不是专程来搞斗争的,是来京公干,顺路来看张班长。都是熟人,也不客套,本班同学斗争已毕,便请继东兄入场助拳,继东兄并不像我们那么激动,平静中三拳两脚,我看见张班长听得皱眉不语。唐山大兄尚且有如此待遇,其他同学可想而知。

23
2022
06

小学五年级作文:江畔的菊

金灿灿的九月,甭说入秋;你看宜昌滨江公园横卧在长江之畔啊!不要说这是一座依街傍水的开放式公园;也不说在宜昌,这个公园充分体现了“三峡宜昌”文化风貌;或别说宜昌滨江公园大片大片绿意中的快乐?不。是这“以景托园”中的菊园,是这——江畔的菊。

是呀,谁不爱菊花呀?田园诗派创始人、文学史上第一个大量写饮酒诗的诗人陶渊明先生是爱菊的,当然先生爱菊有原因;而我们对菊花肯定都是司空见惯的了。您行走在宜昌滨江公园也一定见过这金灿灿的菊园吧!

29
2022
04

小学四年级作文:捕蝉

入夏的江南,经过大雨的洗礼,嫩绿的狗尾巴草变得更绿了,大树、小树的枝枝叶叶竟然这般葱郁,叶片上盛着晶莹的露珠。可爱的蝉儿们早早的在树上叫着,“知了!知了!”清新、爽然的空气中带着一些野果的香味,令人愉悦、舒畅。

赭石色的山路上,螳小螂正悠然、闲适地踱着小碎步,小脸上一色自在,缓缓抬头,构树的枝杈上一只蜘蛛正忙着织网,“蜘蛛哥哥,你好呀!”螳小螂向蜘蛛打了个招呼。

03
2022
03

创意写作的基本功需要掌握这些内容

01

标点符号

李陀老师在美国教书时,有一次我们聊天,他说有段时间他专门教标点符号,就讲著名作家的标点符号怎么用。

03
2022
03

当创意写作遇见新媒体

近日,一本“写作与媒体”的图书备受关注。由刘彦武编写的《当创意写作遇见新媒体——我们如何构建和传播中国故事》获得了读者的一致好评。刘彦武,高级编辑,历任新华通讯社广东分社摄影记者、副总编辑,现任广州城市职业学院艺术设计学院(电影技术学院)副院长。为了解如何运用创意写作讲好中国故事,记者采访了该书作者刘彦武。

记者:能否介绍一下您为什么要编写这本书?

30
2022
01

浅说作文的重复与对比

读马正平先生的《高等写作思维训练教程》,读到两种赋形思维,即重复与对比,颇有感触。如何将这两种思维技术转化成语文的课堂教学和写作指导,特别是议论文的写作指导,我在想。

重复,在此并非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一种相似性,即写作的主题、立意、意思、情调、结构、语言、韵律、造语等方面的相似,从而增强文章的感染力和说服力。中国古老的《诗经》就是重复思维技术的最好例子,所谓“重章”与“叠句”,实际上就是重复思维在起作用。例如:

28
2022
01

发现素材,用好素材

我不时会为写作“着急”。

几年前,看到一位年轻作者要写自己家人打工的经历,便在一次开会的间隙苦劝他:“赶快写啊。”我羡慕他拥有这些“原生素材”,而我要穿过层层壁垒去采访,费尽力气,才能撷取一二。他似乎听进去了,也在频频点头,但又颇有顾虑——在哪里发表,在哪里出版。我劝他不要管这些,先写。他又说没太多时间,琐事一堆缠身。但我还是执拗相劝,并为他这样设想——你的家族就是个大树根,亲戚或同学或同乡就是树枝,你最后写成的那本书就是棵茂密的大树。几年后,一本和我描述类似的书出现了,且频频获奖,但作者不是那个年轻人。我又见到他,再次催他,“还可以写啊”,可他又陷入顾虑:别人已经写了,我再写是不是没啥意思了。

25
2022
01

作家是怎样炼成的

最近,复旦大学中文系成为国内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面向全国招收文学方向的创意写作艺术硕士(MFA)的单位。这在中国的中文系史上,是一件有历史意义的事情,因为这个专业以培养作家为主要方向,与传统中文系的理念完全不一样。

就我个人而言,看到这一天的来临,实在是悲喜交集,不能自已。我曾经是个狂热的文学青年,狂热到什么程度?1981年,我读高中二年级,有一次老师在作文课上布置我们写一篇小说,第二天交上去。这天我回到家里,一个晚上没有睡觉,一口气写了三篇小说。

05
2022
01

创意写作班可以开拓眼界可以启发灵感

作家是天生的吗?作家可以培养吗?文学是可以教的吗?作家是怎样炼成的?上世纪流传的说法是:中文系不培养作家。事实也是如此,无论中国还是国外,很多作家都不是文学专业出身,有的甚至大学都没上过。然而在国外,很多大学早已开设以教授文学创作为主的创意写作学院或者写作课程。新世纪以来,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相继设立了创意写作学院。2021年,北京大学成立了文学讲习所。无论是创意写作学院还是文学讲习所,似乎都是奔着培养作家的目标而来……本次特别专题由北大文学讲习所和《江南》杂志联合发起,邵燕君教授主持。邵燕君教授邀请了莫言、李敬泽等相关人士,就相关话题展开探讨。

23
2021
12

文学教育:教什么,怎么教?

文学教育的萎缩在今天是个不争的事实,“萎缩”不是仅仅指教育规模,而是指包括教育规模、从教者和受教者水平与素质,以及社会影响力等在内的文学教育的整体。文学教育的萎缩当然与文学在我们这个时代的边缘化有关。近年各界对“文学边缘化”有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共识”,即“边缘化”应该是一种常态——言外之意是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的文学繁荣时代是非常态甚至“变态”。确实,任何一种狂热都不正常,80年代有它自己的问题,但这并不能反证今天文学的“边缘化”就是正常。有人常拿西方某些发达国家为例,说在人家那儿文学也是小众和精英的,这样的比较欠缺了很多其他方面的考虑,比如说社会和人的整体素质问题、物质发展水平问题,这些其实都潜在地影响和制约着文学发展。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确实已经健康良好到不再需要刻意地去关注人的精神问题了,那么我们就可以不必再纠结于文学(其实是整个人文学科)“边不边缘化”了——顺其自然好了。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23
2021
12

文学教育:如何不做“屠龙术”

大学教育中,专业和专业技能是两个关键词。老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对“专业”是这样解释的:“高等学校的一个系里或中等专业学校里,根据科学分工或生产部门的分工把学业分成的门类。”文学作一种专业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文学的专业技能是什么呢?或者说,与文学作为专业相对应的社会职业是什么?文学教育如何付诸实践?

21
2021
11

初中二年级作文:春风笑了

晶莹的晨露在淡淡的阳光下,闪闪发亮,把仲春扮得如此剔透,如此鲜丽,如此柔美……蓝蓝的天空更是给万物映照得可爱了。走在冷冷清清的街头,拐个弯弯,迎来了缕缕江风。

忽然间一个小男孩出现在一棵不高不大的长满了嫩嫩的小叶子的桐树下,看起来就和我一岁多大的妹妹一样高,他蹒跚地踏着步子,朝着台阶缓步而行,小小的身子不住地晃晃荡荡,好像一不留神就会摔跤。

创写班